第A04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11月9日 星期
● 往事回眸
赠送“辞海”的风波
○ 陆凌逸

1985年1月21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决定: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我国的教师节,目的是感谢传道、受业、解惑的灵魂工程师。此时,我从大学毕业到中学任教也有3年,是一名青年教师。但当时教师的社会地位低、工作量大、待遇差,每月工资60元。某日,在路上碰到分在街道饮食店工作的同学,一打听,她每月工资高达200元以上,自己心情总感到郁闷:“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但这是实情。

国家确定设立教师节,作为教师当然高兴,校领导也想趁着节日犒赏一下终日辛劳的教职员工,但愿望美好,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正巧当时在延长路上的上海工业大学有意与学校合作,抛来了橄榄枝,准备赠送给学校1979年版的《辞海》缩印本。尽管上海辞书出版社1985年2月已是第五次印刷,印数高达150万套,每套价格又要28.9元,还是供不应求,新华书店里难以买到。我其实早就想拥有这么一套《辞海》缩印本,面对飞来之赠礼,心中雀跃期盼。

不料赠送来的《辞海》只有30套,老师有100多位,校领导硬性规定,教龄在20年以上则方可获赠,青年教师自然不在其列,首届教师节,我过得怏怏不乐。

我当时年轻气盛,思来想去,总觉得学校这种分配方式不合理,像我等语文教师,真正需要《辞海》却得不到,心中块垒无以消解,便写了一篇小评论投到《青年报》,不料《青年报》还真刊登出来,题目改为《写于教师节之后》。虽然编辑隐去了校名,但作者姓名清楚无误,更何况确有其事,一篇不起眼的小评论在学校里引起很大反响。有些老教师觉得小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只求索取,教导主任李老师也忧心忡忡地劝我向校领导解释一番,以免产生不良影响,这倒使我始料不及,尴尬忐忑。但徐校长非常大气明理,听说他在校长室里哈哈大笑:年轻人有想法很正常嘛,想要《辞海》说明爱学习。曾带教过我的蔡老师看似冷峻严厉,其实心慈良善,他悄悄地对我说:家里已有《辞海》,这套就转送给你。我大喜过望,请他为我题词勉励。蔡老师的书法功底渊源深厚,他用隶书工整写上“学海无涯”,还称我为学弟,题词共勉。《辞海》留存至今,时常翻阅、也令我想起往事,想起蔡老师。

恢复高考后大学毕业的青年教师大都心有不甘,一时间想要跳槽者甚多。改革开放初期,社会对人才求贤若渴,机关、各类公司都想招兵买马,对教师青眼有加。为防止教师流失,那时的招聘广告中,毫无例外在备注中写明:中小学教师与环卫工人不得应聘。把教师与环卫工人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捆绑在一起,也是无奈之举。但人的心理很奇怪,越是阻拦不放,越是逆反想跳槽。毋庸讳言,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跳槽离职的青年教师大有人在,很多已成为社会各界的精英领袖;留在学校以事业为重的青年教师,现在也大都成为特级教师、专家校长等重量级人物,其中甘苦自知。

赠送《辞海》风波至今,教师节又过了33届,现教师队伍中老骥伏枥、新人辈出,研究生毕业的想要谋求小学教师一职,也须历经层层考试,教师职业的稳定性、社会地位的尊崇度大为提升。其实,社会越是进步发达,越是需要高素质的民众,就越离不开“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马云已宣布明年将回归去做马老师,老师正成为天底下最光彩的职业。

确实,挣钱数亿万,豪宅建百栋,人生却不过一日三餐饭、一夜好睡眠。但如果能把自己的学识与造诣传之后世,后代学子珍藏的毕业证书里,还留存着自己的亲笔签名,人生是否更有意义些?想到此,当年最终因工作调动,我离开教师岗位,至今想来,隐约有些悔意与愧疚。


上一篇  下一篇
沪报字第0158号
中共上海市静安区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地址:上海市胶州路58号 邮编:200040 新闻热线:021-62710067
所有内容为静安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