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
● 往事回眸
我与当司号员的理想擦肩而过
○ 褚半农

自10月1日起,部队恢复使用军号。

小时候打仗电影中,“来滴大、来来滴大”的军号声响起时,总见众多战士跃起,冲向前去,仿佛有泰山压顶般的力量。而真正熟悉、了解军号,那是在当兵以后。

军号声就是口令或命令,不止有冲锋号,还有起床号、集合号等等。我部是野战军前线值班师,随时准备上战场、打先锋,每连都有司号员。我当兵后想当司号员。一天,上面来了几个军官挑选司号员,我是候选人之一。但检查了我们的口形、牙齿后,居然没有一个完全符合条件,我也就此与理想擦肩而过。

司号员没能当成,但军号声必须要了解的。军号声从低到高只有五个音。但这五个音按照不同的组合排列,配以不同的速度频率。军号声究竟有多少种,等到我复员时也没有全部搞清楚,我当年记录到的号谱就超过四十种,还不包括起床、熄灯、出操、开饭等好多种最常用的。刚到连队时,对五花八门的军号声自然听不懂,只是跟着老兵做就是了,慢慢地,军号声就和报数声、口令声等等,成了我每天不可缺少的军营生活内容,反正每天从早晨起床,直到晚上熄灯休息,全天所有的活动、训练,都会有不同的军号声指挥。

早晨起床号是“大打滴打,滴来——打大”,由8个音组成,连吹两遍,声音舒缓悠长,节奏拖得很长。但我们的起床动作却不会由此慢慢吞吞,都是在第一个节奏响起时一跃而起,号声还未停止,我们都已持枪站到操场上了。同样是叫战士起床,紧急集合号声就完全两样了。它共有17个音,可以连吹两三遍,每一个声音都是极短促极急迫的,连在一起后声音就变得十分激烈而紧张,新兵听来简直很可怕,甚至有一种汗毛凛凛的感觉。紧急集合号要求每一个战士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一系列起床动作,带好武器装备准备出发。有人统计过,从着裤子、穿上衣、扣扣子、扎皮带,到拿武器、背弹药等,一共有十几个动作。如果是三级装备,还要打背包,而从折被子开始,到打成两纵三横的背包,又要加上四五个动作。“最快的速度”是多少?也不过是三四分钟罢了。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做完二十来个动作,平均每个动作只有几秒钟,这不是“最快的速度”是什么?紧急集合号什么时候响起?谁也不知道,有时是半夜,有时是凌晨。新兵因紧张慌忙,穿错衣服,拿错装备的有之,打的背包松松垮垮,走不了多少路就散了的也有之,反正出尽洋相,这都是让紧急的军号声逼慌的,也是成长为老兵的必要锻炼。

入伍后不久,我被连长调去当通讯员,其中一个任务是要记住更多的军号声,如0-9的数字号谱,还有班、排、连、营单位以及加上“长”后的各级名目号谱等等,其复杂之处可见一斑。平时,还要注意听取、识别营部号目发给我连的军号声。这类军号声,其他战友记不住不要紧,但我必须要记住。我保存至今的军号谱,就是那段时间为背诵而记录的。“大大大,大大来滴大,滴来——滴打达。”这是我连经常收到的军号声之一,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七连,向我来。”有时还会再加上“跑步前进”的后缀号声,那就要全速赶到指定地点了。一天下午,我们在外面战术训练时就听到了这种号声。等我们跑步来到集结地后,只见营教导员已等在那里,他同连长指导员交谈后,连长向我们发出了命令:“七连十公里越野跑,目标××,时间一小时,前进!”

因紧急战备需要而三次超期服役,我在前线部队待了将近六年,天天生活在军号声里。军号声中,我和战友们风里来,雨里往,摸爬滚打在操场山地,练就了真功夫硬本领。军号声中,我们顶烈日,挟风沙,练队列,走正步,还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过检阅台,接受首长的检阅。军号声中,我们翻过山,跨过水,不畏路途遥远,参加各种军事演习,向“敌人”发起过冲锋直至胜利。战士的血性和锋芒就是在军号声中铸就磨砺的。


上一篇  下一篇
沪报字第0158号
中共上海市静安区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地址:上海市胶州路58号 邮编:200040 新闻热线:021-62710067
所有内容为静安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