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
● 书画印缘
“意境”的视角
○ 丁经亚

书法有“意境”。“意境”首先是象,有视角,按习惯总在俯角30度到仰角75度之间。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其视角都在此范围。笔者在这里提出一个新的视角,它是俯角75度到俯角105度,即从上往下俯看。有如坐直升飞机在空中巡视,也有如坐在宇宙飞行器中遥看地球。其实,这种用这种视角观景在唐诗中早已出现,如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就是坐在直升飞机的感觉。杜甫《登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望岳》:“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则是站在地球之外,回看地球的情景。

一幅好的行草书,有如在云端俯看大地的山川形势,山川形势是几十万年一次的大地地壳运动的大节奏所形成的。以大地山川为纸,以河道形势为笔墨轨迹。笔实则墨沉,笔飘则墨浮。笔墨浓处是,乌云密布,遮蔽光日,云下绿树浓密,是为阴。笔墨洇染渖溢,是为暴雨滂沱,河流汹涌,是为雨。笔墨滋润,则为晴日照耀,河谷树木葱茏,欣欣向荣,是为晴。笔墨略干略淡,则树木渐稀渐枯,笔墨干枯滞涩,则河道进入沙滩,河流时接时断,水面时宽是窄,是为旱。

张旭的《古诗四帖》放眼看去,浓淡枯湿尽收眼底,像是从高空中俯瞰一幅山水画卷,一开始,字迹略小,墨色略干,好比从高空中依次看到了几个并不很高的山峰,意味着人的目光已经正式到达了这片山系。突然斗转星移,四五行外字迹突然加大,墨色无比浓厚,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峰,气势宏伟,峰上绿树成荫,由于墨色的浓重掩盖了点画之间的布白,仿佛这座高峰上的树木已经将整个山头完全覆盖,隐然有雨;越过这座高峰,顺着画卷的递进五到十行字迹又时浓时淡,又仿佛进入了一片森林,林木时密时稀。再向前推进,进入了更加复杂的地带,根本想不到哪座山头会是高峰哪里又会突然冒出低谷,哪里是荒原哪里又会是一片绿地。墨色的变化时枯时浓,字迹时大时小,就毫无规律地变化着,却永远追随着心灵的轨迹。孙过庭论用笔,最有代表性的是他“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的概述,

而张旭的用笔已经和墨法的高度自觉地融入到了一起,自觉成熟的运用使得墨法的变化如神龙见首不见尾,无时无刻不在变动之中,跟随着心灵的节奏,形成了一幅和谐美妙的画卷。

墨法的运用增强了作品的空间感。书法作品的创作和其他艺术作品的创作不同处在于时间的连续性,就因为时间的连续,所以墨色的从湿到干,从干到枯,逐渐变化,形成一个又一个梯度。浓湿墨凸显在前面,枯淡墨退隐到后面,从湿到干,从干到枯,渐干渐淡造成渐深渐远的深度空间,平面的纸上会产生纵深的立体感觉,有如登山的人总喜欢探望诡秘深邃的幽谷和直冲云霄的山峰,因为幽谷和山峰的共同特征是比平坦的大道要险峻,让人看到之后视觉有强烈的“扪心惕息”般的刺激感。因此,墨法的合理运用增加了作品的节奏和空间的纵深变化,这种二维空间的创作由于墨法的运用和丰富的变化产生了三维的立体效果,立体的三维空间和连续运动的时间节奏变化能够全面地将人的复杂感情表达的更为充分、贴切。

这样在一笔之内,干湿浓淡全有;一幅之中,阴晴雨旱毕备。整幅作品让人感到笔墨酣畅淋漓,如坐飞机一样,有从长江的源头,循河道而下,时而浓云密布,时而风和日丽,时而轻烟袅袅,时而河漫沙洲;一日之内,游到上海有几经沧桑之感。


上一篇  下一篇
沪报字第0158号
中共上海市静安区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地址:上海市胶州路58号 邮编:200040 新闻热线:021-62710067
所有内容为静安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