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10月12日 星期
● 乐海泛舟
金秋,音乐艺术的盛宴
○ 任海杰

上海的秋天,是我一年中最喜欢的季节。不仅气候适宜,节日多(如中秋节、国庆节等),而且每年这个时候,正是上海各类演出的旺季,加上一年一度的上海国际艺术节,琳琅满目的中外演出丰富多彩,精彩纷呈,令我目不暇接,耳不暇听,日日沉醉其间,留下许多美好温馨的回忆。要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这里就聊聊去年第十九届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我所享受到的音乐盛宴吧。

去年上海国际艺术节音乐类演出的一大特点是世界名团空前云集,从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下旬的短短一个月内,先后来上海的世界顶级名团就有:维也纳爱乐乐团、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柏林爱乐乐团,颇有些“你方登场我接场”的擂台赛气氛。10月24、25日,当红指挥明星尼尔森斯率领维也纳爱乐乐团,首先在东方艺术中心登场,指挥两场以德奥作品为主的音乐会,先声夺人。

接着是11月15日,美国实力派指挥家吉尔伯特指挥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在上海大剧院亮相。这些年来,我在上海多次欣赏过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的演出,大都由乐团的音乐总监剃勒曼执棒,但这次吉尔伯特指挥的德累斯顿状态最为兴奋投入,他们在下半场演出理查·施特劳斯的《家庭交响曲》,也许是这首曲目在上海的首演,乐手们仿佛是喝了德国的黑啤上台,在惯有的理性中注入澎湃的激情,音色温暖饱满,音响金光灿烂,令我联想起梵·高的《向日葵》,浑身热血沸腾,极致的音乐享受。这里也许有一个原因,因为就在15日德累斯顿的演出后,16/17日,西蒙·拉特指挥的柏林爱乐乐团就要在东方艺术中心登台,也许德累斯顿知道柏林爱乐很受上海观众追捧,票价也卖得最高,由此激发了他们空前的能量,以证明自己是德国最古老乐团的独特地位。确实来说,德累斯顿的这场音乐会,除了上半场受钢琴独奏李云迪的拖累,下半场的表现堪称巅峰。还有一个趣闻,在德累斯顿与柏林爱乐演出之前,两团的乐手联手组合成足球队,与上海交响乐团的乐手进行了一场足球友谊赛,成为沪上一大新闻。

11月16/17日,“王者之师”柏林爱乐乐团终于献身,尽管柏林爱乐已来过上海两次,但当听说柏林爱乐要第三次来沪,其引起的强烈反响依然如一枚重磅炮弹,两场最高票价为3480元的门票,居然在26小时内一扫而光,告罄速度之快前所未有。26小时是个什么概念?几乎就是一天一夜,有乐迷还没有考虑好究竟买什么价位的票,就容不得再考虑了。这次柏林爱乐的中国巡演,只有上海是两场,其他城市都只演一场,可见柏林爱乐对上海站的重视。这是西蒙·拉特卸任艺术总监前的最后一次海外巡演,曲目进行了精心安排,并在来中国前的11月初,柏林爱乐在年度演出季中已上演了这两套曲目:理查·施特劳斯《唐璜》、巴托克《第二钢琴协奏曲》、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斯特拉文斯基《彼得鲁什卡》、陈银淑《弓弦之舞》、拉赫玛尼诺夫《第三交响曲》。这两套曲目,基本集中体现了拉特的音乐理念和审美趋向:重视浪漫派至当代音乐、拓宽传统德奥以外的东欧与苏俄作品。这也是拉特自2002年上任后柏林爱乐的一个明显变化。柏林爱乐在沪的两场演出,总体感觉是,第二场好于第一场;两场演出中,都是上半场好于下半场。柏林爱乐技艺极为精湛,人人都是高手,各声部首席几乎都是优秀的独奏家,合成一体就像一辆装配精良性能极佳的超级跑车,驱动力十足,演奏比较外向型的作品驾驭自如,霸气酣畅,令人叹服。但在演奏需要深刻内涵和韵味的“勃四”、“拉三”,则感觉有所欠缺。技术并不等于一切。我们赞美柏林爱乐,但不要神话柏林爱乐。

马上就要进入今年秋季的第二十届上海国际艺术节了,今年的演出依然精彩纷呈,值得期待!


上一篇  下一篇
沪报字第0158号
中共上海市静安区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地址:上海市胶州路58号 邮编:200040 新闻热线:021-62710067
所有内容为静安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镜像